“西单民主墙”前后的邓小平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5-15 18:09

【凤凰彩票2018年03月19日讯】中共总喜欢玩“先给人点甜头,再让人吃尽苦头”的伎俩,邓小平是这方面的高手,玩得炉火纯青。

当邓在中共内部权斗中立足未稳,需要利用民间力量打击政敌的时候,他就打扮成开明、民主的形象,放任、鼓励西单民主墙的发展。一旦把华国锋赶下台,他立刻卸磨杀驴,对参与西单民主墙运动的民众大开杀戒,关的关,判的判,将反对中共极权统治、争取自由人权的声音压制下去。

“西单民主墙”的兴起

毛泽东死后不久,文革结束,中国出现了一个民间自由思想的短暂活跃期,史称“北京之春”。它发端于西单民主墙。

1978年至1979年,华国锋身兼党主席、政府总理、中央军委主席数职,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。这是邓小平、陈云等中共元老不能接受的。他们利用民意,向汪东兴、华国锋等施加压力,为倒华夺权造舆论。另一方面,十年文革使中国社会濒临崩溃,民怨沸腾,中共为了度过执政危机,也需要在政治上给中国人松松绑,扩大一点自由度,以赚取民心。在这个背景下,西单民主墙应运而生。

它位于北京城西单东北角,是一道200米的灰色矮墙。

1978年9月,《中国青年》复刊号刊登了四五运动的报导和诗选,被中共中央副主席汪东兴下令查封。有人将该杂志一页页撕开贴到西单墙上,吸引了很多人围观。此后,大字报、小字报不断,几百米的灰墙全被贴满,层层覆盖,围观者里三层外三层,有时多达四五千人。站在里面的人高声念,外边的人边听边点头附和、议论、记笔记、照相。外国记者夹杂在人群中,忙着摄像、与中国人随意交谈。这里通宵达旦,人流不息,一时间成了全国的舆论中心。西单民主墙就这样发展起来了。

打造开明形象,利用民意倒华

一开始,叶剑英、邓小平、胡耀邦、邓颖超、康克清等都对西单民主墙表示了支持。

邓小平趁著当时主管外事工作,有意为自己打造了一付“开明、民主”的形象。他针对华国锋,在讲话中总是反对权力过于集中,强调分散权力。1978年11月26日他对日本民社党委员长佐佐木良作说:“写大字报是我国宪法允许的。我们没有权力否定或批判群众发扬民主、贴大字报。群众有气让他们出气。”(1)11月27日,在会见《华盛顿邮报》专栏作家罗伯特.诺瓦克时,邓小平明确表示:“民主墙”是好事,人民有这个权利。(2)

消息传到西单民主墙,大约七千人从西单游行到天安门广场,在纪念碑下举行庆祝集会。新华社将邓小平讲话的摘要,刊登在第二天的全国各大报刊上。据说,中共元老们还派出卫戌部队,日夜守护民主墙。一时间,出现了中共高层“倒华派”和民间自由民主派上下呼应的“蜜月期”,这在中共建政以来是少有的。

社会上有人开始称邓小平“邓大人”、“邓青天”;他作为1978年度世界风云人物,登上了美国《时代周刊》的封面。人们以为中国自由民主的春天真的来了。

昙花一现的“北京之春”

西单民主墙很快就越过了就事论事批评华国锋的范围,向反思中共历史、现状和意识形态的纵深发展,开始有了真正独立思考的声音,而不是被官方操纵和煽动的政治派系的论战。内容涉及:评价毛泽东的功过,要求言论自由,保护人权,反对独裁腐败,主张政治民主化、经济市场化,呼吁警惕出现“新的独裁”等。一些外地访民甚至在街头发表演讲,申诉自己的冤情。在靠近毛泽东纪念堂的栅栏上,还出现了要求重新评价毛泽东、重新评价文革的大标语凤凰彩票娱乐平台(5557713.com)。

1978年12月5日,出现了一张题为“第五个现代化——民主及其他”的小字报,署名“金生”,作者是北京电工魏京生。文章大胆指出,毛泽东三十年来实行的是独裁统治,人民仍然没有民主、自由。“中共在全世界建立了最美好的制度”是谎言。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发展前途的判断是错误的。文章引起强烈关注和共鸣。

民主墙催生了民间刊物的诞生。如当时华北最有影响的《四五论坛》,青年诗人北岛、芒克等合作创办的诗刊《今天》,由一群“四五运动”受迫害者创办的《北京之春》,魏京生等人主办的《探索》等等。从1978年冬到1981年春,全国各地至少有26个城市出版了127种民刊或大学生刊物。大学校园里的青年学子们争相传阅。

民主墙还引发了自由结社、自由集会。如,1979年1月1日,任畹町等人发起成立“中国人权同盟”,举行上万人集会,宣读、讨论并通过了《中国人权宣言》。

这些针对中共专制极权的批评和争取民主权利的活动,引起了邓小平等中共权贵的戒惧,邓开始收敛支持民主派的言论,对于体制内和知识分子中的政治改革言论,也表现出越来越不耐烦,甚至深恶痛绝。

卸磨杀驴,“他开始了自己的独裁时代”

1978年12月18日—22日,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,无论对于邓个人还是中共来说,这次会议都是重要的转折点。邓扳倒了华国锋,确立了他在中共的中心地位,他感到自己和中共已度过了危机。一朝大权在握,立刻对争取自由的民众变脸,重新回到政治极权、定于一尊的老路。

1979年1月18日,女工傅月华因在民主墙张贴大字报,并组织“反饥饿,反迫害”“要民主,要人权”的示威游行,被捕入狱。

3月29日,北京市发布《北京市革命委员会通告》,明令禁止言论自由。当日,魏京生等人因“反革命罪”被捕。

逮捕魏京生的第二天,邓小平在理论务虚会上发表了“坚持四项基本原则”为题的长篇讲话。他指责争取民主权利凤凰彩票欢迎你(5557713.com)是“少数坏分子闹事”,是“公开反对无产阶级专政”“严重破坏工作秩序、生产秩序和社会秩序”。他斩钉截铁地宣布“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;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;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;必须坚持马列主义、毛泽东思想”的四项基本原则。

讲话传达到社会上,人们私下议论:邓小平继毛泽东之后,开始了他自己的独裁时代。

不久前还被邓大力支持的民主墙和“四大”,成了大开杀戒的目标。

1979年11月,中共第五届全国人大第二次会议作出决议:取缔西单墙。

1980年9月,根据邓小平的提议,五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取消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第45条中规定的公民拥有“大鸣、大放、大辩论、大字报”的“四大”权利。

紧接着,几百人奉命上街洗刷所有的大字报、小字报;上千人遭拘审、逮捕。昙花一现的“北京之春”瞬间被扼杀了。

结语

若干年后有网民评论说:“民主是邓手里的武器。他要打倒华就拿起这个武器。等华倒台了,他就又取缔了这个武器,因为他发自内心地害怕别人或人民用这个武器把他打倒。”

无数次历史教训表明,善良人向中共要自由、要人权,无异于与虎谋皮。每当中共高唱民主的时候,都是在算计著骗取民众信任,达到它自己的目的。如,延安整风、五七年“反右”是为了“引蛇出洞”,“西单民主墙”是为了铲除党内高层异己。中共的本性是不会自我监督、自我约束、主动放弃专制极权的。#

注释:
(1)《邓小平年谱》,第436-437页。
(2)《邓小平年谱》,第437-439页。

参考文献:
1. 1980年版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》
2. 《邓小平时代》(2012香港版)傅高义、冯克利著

责任编辑:李天琦